事件日期:2004/10/24

「希望你們過得好」──青年阿拓遺愛人間
于劍興嘉義報導

在志工莊嚴的佛號聲中,送走了阿拓以及深愛他的家人,但留在每個人記憶深處的是,阿拓短暫卻燦爛的一生,還有一家人對生死的豁達、對陌生人的善解與包容,原來,情可以如此綿長、愛能如此寬闊。
(攝影者:于劍興)


在志工莊嚴的佛號聲中,送走了阿拓以及深愛他的家人,往苗栗的老家前進。但留在每一人記憶深處的是,阿拓短暫卻燦爛的一生,還有一家人對生死的豁達、對陌生人的善解與包容,原來,情可以如此綿長、愛能如此寬闊。

幾天前的一個夜晚,急診室送來了危在旦夕的年輕人阿拓(中正大學經濟系三年級的曾元拓,也是網路小說「等一個咖啡」的真實男主角),他未曾開過口,但經過身邊的親人、朋友和他的「互動」,阿拓的生命歷程漸次浮現,讓醫療團隊逐漸了解這個孩子精采的人生,而他的父母也終於了解到孩子的樂心助人與好人緣。

阿拓的宿舍從來不鎖門,總是為有需要的同學而敞開。有時假日沒有回家,原來是在幫助同學做事情。儘管自己是門外漢,但是只要下定決心就一定要學會。點點滴滴,在從各地不斷到加護病房探病的同學、朋友口中,勾勒出阿拓的面貌,儘管他無法言語、生命正不斷流逝中。

因為一位騎腳踏車的高中孩子偉達突然掉頭,騎機車的阿拓頓失重心、重摔在地上。電腦斷層檢查中,腦幹部分已經黑掉,對醫療團隊而言,結果已可預料。但是阿拓的爸爸、媽媽不放棄,網路上的加油打氣益加熱烈,還有遠在法國唸書的姊姊也在飛回台灣的途中。

感到內疚的偉達父親每天都前來關懷,事發後帶著偉達來向阿拓的家人下跪、求原諒,但他們說:「至始至終都沒有怪過孩子,而進去看阿拓只會增加偉達的痛苦,這時候,你的孩子比誰都還需要支持,希望你們過得好。」

在阿拓的病榻前,家人、朋友暢談往日種種美好時光,爸爸媽媽神態自若的輕撫著阿拓,彷彿他也參與著大家的聚會。每天都有川流不息的同學、朋友來探望,同學在床頭輕念著卡片上的祝福,媽媽引導著大家和阿拓握握手,

很溫暖不是嗎?!阿拓會聽得到的。

從小就一路唸資優班上來的阿拓,升學路走得很順利。在五歲時就可以幫國小三年級的姊姊訂正功課,充滿好奇心的他,甚至當上學校曲棍球社的社長。這個孩子很大氣,很多買給他的東西往往都送給別人。

爸爸說:「都錯怪你了!想不到你有這麼多好朋友,這麼好的人緣,破了我們家訪客的紀錄。」爸爸也不忘開他的玩笑,「算命的說你以後會賺很多錢,但是我看你也會因為朋友很多而花完。」一位從小一起長大的女孩子從台北趕來,原來是阿拓從小就暗戀著的,阿拓曾說,要找一個像媽媽一樣有氣質的女孩子。媽媽告訴阿拓,采葳來看你了,你可以安心了。媽媽
又對采葳說,阿拓從小就喜歡妳,到現在都沒交女朋友呢。

終於,當醫師說明阿拓的機會渺茫時,媽媽癱了、哭了。面對社工器官捐贈的建議,爸媽們都相信依照阿拓的個性,他一定會很樂意的,但見姊姊一面應該是他的希望。當姊姊趕到大林時並沒有哭泣,只是不斷的和弟弟說話、祝福著他,因為她說,眼淚已經在飛機上哭乾了。雖然阿拓的血壓持續往下掉,但全家人沒有哭泣,愉快的談阿拓成長的點點滴滴,媽媽說,爸爸總是說阿拓這裡錯那裡錯,都要扣零用錢,她告訴阿拓,以後爸爸老了,換你扣爸爸零用錢。

提起還有一個孩子正在難過,阿拓的父母說,從來沒有怪過偉達,等到事情處理到一段落會再來看看孩子。

誰說離別一定要哀傷!姐姐說,阿拓已經撐了很久,都是為了她。爸爸說,如果真的不行就走吧,我們不怪你。當星期六會客中,當量不到脈搏時,媽媽說,「曾寶」,一路好走,好好上路。他們像是跟遠行的孩子叮嚀著。不要牽掛父母!爸爸低下頭來說,雖然管你嚴一點,但都是為了你好,爸爸以你為榮。

因為等待,阿拓終究只能捐出眼角膜,媽媽說,「真對不起,捐得太少了」。而面對偉達家人不斷的道歉,阿拓的媽媽說,「到底誰欠誰還不知道,反而因此讓阿拓的一生能夠圓滿也說不定。」

星期六下午三點進入手術房摘除眼角膜,四點送阿拓回加護病房穿上最喜歡的西裝,然後再轉往助念堂,由志工一路陪伴助念。這時偉達的爸爸也來到。阿拓的父親說,「一個家苦、不要兩個家苦」,兩個爸爸相互握手、祝福,彷彿是多年的好友一般。

當念完佛,看到阿拓安祥的面貌,終於讓父母都心安下來。媽媽說,我可以親親他嗎,「感恩你二十年來的陪伴,一路好走。」

檢察官相驗後,偉達爸爸帶他來,阿拓的媽媽抱住偉達,告訴他不要把事情放在心上,阿姨沒有怪你,你要好好過生活,這是阿拓的命。就像是攬著自己的小孩,相擁而泣。爸爸說,有朋友這麼告訴他,不要說是誰欠誰呢,看起來是偉達欠阿拓,但誰知道呢,「其實,我覺得阿拓這一路上好像在成就我們什麼、冥冥中給我們啟發。」媽媽堅信著。

一路陪伴的明月師姊說,因為愛與寬容,終能把這段因緣轉化成善的因緣、這般懂得化解心念悲哀的智慧,真是令人動容。

有人說,阿拓像是一位英雄,但媽媽認為,阿拓就像是一位菩薩,用自己的生命來示現,生命是如此的短暫不可測,我們更應該要把握與家人歡聚的每一次時光。